热点: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苑 >
新时代的“耕读人家”
时间:2021-03-02 18:55 浏览次数:
很多年后,今天在乡下,已难再见到传统的“耕读人家”了。
普通劳力,大多数去了城市打工,像候鸟般南来北往,不再种田耕地,能种田耕地又坚持读书者,更属罕见了。而后辈中的读书人,大学毕业了,多半也去了远方的城市,身上不再有泥土的芬芳。
少数例外者,便成为了一种现象。这样的人,多被称之为“农民诗人”、“泥土诗人”。既是“现象”,说明这种传统意义上的“耕读人家”,已属珍稀了。
他们仍在乡间体验生活,固执地用诗歌,记录着行将消逝的农家日常。
高中时,读过本地一位农民诗人的集子,其中一首写贺龙的诗,开头两句仍记得:一双有力的大手,像两把锋利的菜刀。
前几天,偶尔读到一首获奖诗,据说是位七旬农民所写,仿骆宾王《鹅》写《鸡》:
鸡,鸡,鸡,尖嘴对天啼。
三更呼皓月,五鼓唤晨曦。
对他们而言,耕是现实、是故乡,读是诗意、是远方。
但我又想,传统意义的“耕读人家”渐行渐远,或许,现代意义的“耕读人家”却多了起来。
诚然,在大时代变迁发展中,乡土社会渐行渐远,传统的耕读文化近乎解体,难免令人怀念又失落。
但是,“耕读”所体现的精神底蕴,在我们的血脉中,依旧汩汩流淌。大多数人虽已不再耕种田地,但勤耕苦读、崇德明理、身体力行、自强不息、胸怀家国的价值追求,是不会改变的。
比如,在钢筋森林的建筑工地上,有了“农民工诗人”。
比如,在很多现代化的城市,每年都会评选出“十大书香之家”。
再比如,那些在城市努力奔波打工的人,公交上、地铁上,时常仍能见到夹着一本书。
打工,或者说工作、事业,成为了另一种形式的“耕”——电脑替代了田地,键盘替代了锄头,鼠标替代了柴刀。
这些“打工人”,即便朝九晚五,即便996,却依然没有丧失对书籍的挚爱,总要挤出时间读书写字,固执地在现实和理想、现在和未来、此地和远方之间,追寻着灵魂的安宁。
他们常这样自描,“身体和灵魂,总有一个在路上。”
而这,也算是新时代的“耕读人家”吧!锛 (责任编辑:直播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