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: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苑 >
日子虽清淡 倒也不乏田园诗意
时间:2021-03-02 18:53 浏览次数:
江南旧村,依山傍水,农人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日子虽清淡,倒也不乏田园诗意。
祖父辈里,大多念过私塾,好几位能吟诗作对、出口成章。但称其为读书人,似不全然准确,他们的身份是农民,上山下地入田,农活儿没有一样拿不下。似乎也不只是农民,泥土沾身,却自带一卷诗书气。
比如,每年春联,他们都是自撰自书,一旦磨墨开笔,左邻右舍求联者络绎,他们笑着应允,并不索求酬劳。
这几位长辈,既不以读了圣贤书而高高在上,也不以下田种地而觉有辱斯文。读书和耕种,和谐共处,似若孪生。
袅袅炊烟过,茶余饭后时,他们常为村人讲古论今,堪称 “乡村布道者”,不收学费的“农家老师”。
老祖宗的生存哲学、为人处世的道理,在言传身教中,如同血脉一样,代代传承。
他们常念叨的一句话是,“耕读传家久,诗书继世长”。
说起“耕”,他们说,“世上只有种田好,种了田来恰得饱”,对“四体不勤、五谷不分”的书呆子,极尽嘲讽。
说起“读”,他们又说,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,劝诫后人要读书, “三代不读书,子孙蠢如猪。”
他们亦耕亦读,极易知足。耕种不求大富贵,但盼年年温饱;读书不强求封侯拜相,能识文、明理、断事、懂数,足矣。
他们常将《增广贤文》的句子背给我们听,其中一句是,“有田不耕仓廪虚,有书不读子孙愚”。
千百年来,他们,恪守了田野“耕读传家”的古训,耕读相融,天衣无缝。
他们,正是上一辈中坚守在贫瘠山村的“耕读人家”。
锛 (责任编辑:直播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