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: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苑 >
故乡最后一批耕读人家
时间:2021-03-02 18:51 浏览次数:
我的几位小学老师,近些年陆续退休了。
得益于政策眷顾,他们在本世纪初,纷纷由农村的代课老师、民办老师,转为了公办教师。如今,领着和城里工人身份相当、在本地亦算可观的退休工资了。
略不同的是,虽衣食无虞,但他们并不因此而无所事事,纷纷重新扛起锄头,拾掇几块菜地,过上了亦耕亦读的退休生活。
在我伯父组建的乡友群里,这几位老师,时或晒几张农蔬长势喜人的照片,时或即兴拟写一首诗词发到群里,让人羡慕。
其中一位老师,书法极佳,群里亦时常能有作品可供欣赏。他自号“鸦山樵子”,鸦山,正是故乡小村的最高峰。
这几位老师,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“挽起裤脚下田,放下裤脚上课”,亦耕亦读、亦农亦教,是典型的农家师者、耕读人家。
在那单调古朴的岁月里,他们一手执粉笔,培桃育李满天下,一手捧种子,种瓜栽禾满田园。
现在,他们退休了,不上课了,但耕读二事,照旧如常,乐此不疲。
书香与稻香,墨水的清香和泥土的芬芳,伴他们一生一世。
我常想,他们,或许是这片大地上最后一批“耕读人家”了。锛 (责任编辑:直播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