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: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 >
再冷的天气也阻挡不了说说:沙河水库的观鸟记录
时间:2020-11-18 09:55 浏览次数:
天凉好个秋!最近天气凉了,但仍然不能阻挡我们外出游玩的热情,马上就要进入正儿八经的冬天了,在被冻得出不去家之前,我们去哪儿玩一玩好呢?

秋天是候鸟迁徙的时候,虽然天气越来越凉,但确实观鸟的绝佳时期,最近观鸟去哪儿好呢?沙河水库,就是一个不错的地方。小编这次请来了我们杂志的作者何文喵老师,让他分享一次沙河水库的观鸟记录!
11月7日,立冬。强劲的西北风呼啸了一整天。

而到了次日清晨,空气中已嗅不到那份急躁而干烈的气息。我独自走在北沙河南岸的乡间公路上。东方既白,冬天的序曲化作刺骨的低温,顺着我的裤角钻进来,让我片刻不敢停下行进的脚步。
在我的左手边,是如今河床已经萎缩到如小溪一般窄的北沙河,及其沿岸生长的大面积挺水植物。深秋已过,植物们枯黄倒伏,看似萧索的环境却是当地留鸟们的家。我在行进时能经常听见黑水鸡、绿头鸭、棕头鸦雀、远东山雀、普通翠鸟,以及鹀的叫声。无论那叫声的含义是宣誓领地,还是集结同类,无不是为又挨过一个冬夜后的欢呼。
而在我右手边的绿化带上,乌鸦、喜鹊和灰喜鹊们一点都不消停,仿佛我的出现打破了它们一早的宁静。透过树梢,我还看到一群达乌里寒鸦正排着它们经典的“懒散队形”从空中经过。这绿化带又长又窄,而在它的右侧紧挨着一堵墙,把公路与拆迁后的村庄废墟隔开。我站在墙这边勉强能看到几棵还未移走的大树树冠。

突然,我注意到在一棵树上出现了不寻常的场景——几只乌鸦和喜鹊正在和一个黑影追逐纠缠着。而在朝阳的映衬下,即便只用肉眼,我也能通过翅型判断出那黑影是只隼!在举起望远镜仔细看过后,我兴奋地发现它是只成年游隼!

非常“罕见”的,这只游隼对于鸦科(乌鸦和喜鹊都属于鸦科)的袭扰做出了就地反击。它围着树冠盘旋,撵着每一只乌鸦或者喜鹊。但后者并未逃跑,而是尽力与之周旋。它们打了一阵后,游隼显然是先打累了,它轻轻地飞落到那堵墙的高度以下,我看不到它了。而乌鸦和喜鹊还固守着树冠。我猜它们起码当天是不敢再招惹那只游隼了。

然后,我继续沿公路向东走去。走过地铁大桥,视野豁然开朗。在这里,北沙河的流向稍稍向北转了一下,留出了一大片相对硬质的陆地,但我还是感觉好似踩在了一块巨大的松软蛋糕上,而且还要时刻留心隐藏在植被下面的淤泥坑。尽管我已来过这里太多次了,但每一次却都如第一次那般充满期待与兴奋。

在我所过之处,苇鹀,小鹀和棕头鸦雀会从草窠里飞出来,并向同伴发出警报。而突然飞起的环颈雉,其气势则好似把那一小块地皮翻了起来!它会从离我2米的藏身之所一跃而起,强力拍打着翅膀,摇曳着长长的尾羽向远处飞去,同时仿佛是唱着发出连串“咯~咯~咯~”的叫声。但环颈雉不会飞很远,在大概飞行百余米后,它飞入了另一处深邃的苇丛。我决定停下脚步,减少我对它们的打搅,毕竟要保持对自然的敬畏之心。 (责任编辑:直播吧)